曾俊華和陳家強對Bitcoin的錯誤解說

曾俊華曾經在12月1日說Bitcoin是「虛擬貨幣」,由於使用並不普及,我認為不應將 Bitcoin說成是虛擬貨幣。我曾經將Bitcoin界定為「喬裝可銷售的商品」,不是虛擬貨幣。
創造虛擬貨幣,有三種方法:
1、由某官方機構發行,供用戶以金錢買進,固定面額,即官方發行Bitcoin,官方保證,但因為是固定面額,十元Bitcoin與一張十元紙幣價值一樣;
2、由私人公司做以上事情,如銀行,但受政府監管,一如銀行鈔票設有監管,其中之一的條件便是向監管機構提供儲備作擔保;
3、電子錢包,原理便是銀行咭或八達通咭,可不斷增值,採用電腦程式而不是「咭」作載體。
知道什麽才是真的虛擬貨幣,便清楚為何Bitcoin不是了。簡單來説,是將沿用貨幣數碼化,十元的虛擬貨幣與一張十元的紙幣價值一樣。
陳家強的説法是怎樣呢?以下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十二月九日傳媒談話全文:
記者︰局長可否談一談Bitcoin……現在是否見到有泡沫出現?
陳家強︰..... 但Bitcoin(「虛擬貨幣」)這個新興事物,何以定價?何以定為泡沫?這是較難討論的。我只能指出這類的事物,起初可能只是一樣新事物,但現在卻增多了很多投機的成分,而投機是建基於對市場將來一些無限的憧憬。大家要小心,這不是一種貨幣。這既不是一種貨幣,也不是一種金融資產,它本身並沒有基本價值,所以大家真要小心這類東西。
記者︰香港是否需要監管?
陳家強︰我們對很多牽涉法律不容許的行為是有監管的。目前來說,我們有足夠的監管的政策及工具去處理一些非法的行為。當然事件演變下來要怎樣處理,我們要觀察。我們不認為這是一種貨幣,我們會觀察它的發展。我覺得人民銀行發出的信息很清晰,令到內地一些熱熾的市民重新看看這件事情。
總結陳家強的重點,Bitcoin:
1、是新事物
2、很多投機成分
3、不是貨幣
4、不是金融資産
5、沒有基本價值,要小心
6、我們會觀察發展。
對陳家強的説話是令人失望的,只會令市民弄不清它是什麽,在糊塗情況下參與了風險極大的投機。陳家強只是説了bitcoin是新事物,但沒有給bitcoin一個定義。梁家強只是説了bitcoin「不是貨幣」及「不是金融資産」,令人大惑不解的是,為何bitcoin不是「貨幣」,卻是「虛擬貨幣」,這個説法與曾俊華相同,同樣令人費解。
説到底,陳家強也不知道應該將Bitcoin界定為什麽產品。Bitcoin是什麽,其實已有答案,日前中國央行五部委的共同立場聲明,將Bitcoin界定為「一種特定虛擬商品」,說法十分具體和正確。既然大家都説Bitcoin不是貨幣,但有人拿它來進行買賣,那就自然是「商品」了,Bitcoin不是實體商品,便自然是虛擬商品,不是很清楚嗎?

Shared from Google Keep

當有人甘願為暴力抗爭負上責任和代價,警察還有用嗎?

今日(十二月七日)下午在北角一會堂外舉行的公眾集會,期間,有人向與會者投擲雞蛋,有報道指擲中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,及在場內懐疑有人投擲膠製糞便,警方之後拘捕一名男子涉嫌普通襲擊,以及另兩名男子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。現在已獲保釋。

警方事後發了新聞稿「強烈譴責此等暴力行為」,又指要「以理性、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。」

昨天南非反民族隔離民權領袖前總統曼德拉逝世,媒體的報道基本上是將曼德拉介紹成一個黑人民權領袖英雄,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犧牲了長達27年的個人自由。至於曼德拉曾在法庭自辯時,發表顛覆當年南非白人政權的言論,與及提及暴力和恐怖主義的說話,則沒有觸及。

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孔誥烽,昨天曾在他的facebook這樣寫:「當年第一次走入Wallerstein在Binghamton的辦公室,便被這張紀念曼德拉1964年"I am prepared to die"法庭演講的巨型海報嚇窒。後來才知道,那個演講的要旨是:和平抗爭走到絕路,以暴易暴已成唯一選擇。他更在演講中表示對各種已經展開的暴力抗爭事件負責。」孔教授還說:「你可以不贊成Mandela的暴力路綫,但將他說成是和理非非,怎樣也是扭曲歷史。」

事實上,曼德拉在法庭裡公開承認他要顛覆南非政權,為了鬥爭的緣故,曼德拉沒有排除戰爭和革命,他甚至為此作了準備。曼德拉認為,當日白人政權的胡作非為,已令南非黑人無法以合法手段進行反抗,南非政府不停使用不公義的法律和暴力,禁絕南非黑人的公義反抗行為,除了暴力和顛覆南非政權之外,並無他法。

香港近年一些公眾集會或場合,不時出現一些市民對特區政府官員不友善的言行,若警方認為犯法,會予拘控,少則驅逐離場或以武力限制其激烈行為,特區政府事後住往以聲明予以譴責,強調市民要以所謂「和平、理性、合法」方式表達意見。

特區政府這種「暴力和平」二元思維,甚至以為暴力在任何一個社會,都不可能以「合理或正義」姿態出現,是大錯特錯的,即使香港社會上的大部分人,都不主張以暴力對抗政府不公義行為,亦不等如他們會必然對採取暴力的人存有反感,一些人自己不主張和自己不去採用暴行,但對小數敢於採用暴力的政治抗爭者,有可能袖手旁觀或私下讚賞,甚至給予同情,予以「勇武」的正面評價。

社會上不時出現有人以暴力進行政治抗爭,即使是輕如普通襲擊或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行為,不會與政府行為完全無關,一味讉責而不反省和疏導人民的怨恨,是為政者的愚昧無知,當社會上有人像曼德拉不怕被拉去坐牢,願意為自己的暴力行為負責和承擔後果,即使代價完全不能與曼德拉相比,但目的是表達對當政者的反抗和不滿,而又得到其他的人的同情和體諒,甚至認為政府也要對這種暴力負上起碼是部分的責任,請問政府還可以怎樣?你仍能靠警察以暴易暴嗎?當有人不怕被拉,人民對警察的所謂合法暴力不再予以肯定時,對違法的抗爭行為表示同情體諒時,這個政權可以怎樣?

曼德拉在庭上的説話,曾包括這些內容,值得特區政府深思:隨著政府政策的結果,非洲人民的暴力行動已經成為必然,並且,除非負責任的領袖能夠提供途徑疏導和控制人民的情緒,恐怖主義將會爆發。這將令不同種族之間產生怨恨和敵意,惡劣程度還要比戰爭更差。

宣揚曼德拉政治抗爭的海報 "I am prepared to die" :
https://fbcdn-sphotos-g-a.akamaihd.net/hphotos-ak-prn2/1480684_10152454412874097_2121350572_n.jpg